• “接收青島紀念”的陳跡舊影(圖)

    2019-02-28 15:34來源:青島日報/青島觀/青報網作者:劉宗偉

    新聞熱線:0532-82863300

      “接收青島紀念”的陳跡舊影

      自1923年至七七事變前,青島每年都要舉行主權回歸慶典,1938年淪陷后偶有舉辦,抗戰勝利后終止

      1923年,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改造葉世克紀念碑,組建青島接收紀念亭,是年12月10日,隆重舉行青島主權回歸一周年慶典。翌年,“接收膠澳紀念日”被列為全市十二個重點節假日紀念日之一,至七七事變前,接收慶典每年舉行。

      1941年,偽青島市政府循舊例舉辦淪陷期間唯一一次接收青島慶典。

      1947年,“山海重光”抗戰勝利紀念碑取代青島接收紀念碑,抗戰勝利市政接收紀念取代青島主權接收紀念。自此至1949年6月2日青島解放,青島市檔案館內再無“12月10日接收青島紀念”的檔案記錄。

      改建青島接收紀念亭

      1922年12月10日,青島日本守備軍司令部(原膠澳總督府),青島行政權接收儀式暨接收慶典舉行,日本將“德國舊膠州租借地”歸還中國,青島主權回歸。24日,本埠媒體發布青島行政機關——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組織機構及負責人名單,青島城市建設管理運行步入正常軌道。

      1923年秋,為慶?!拌捣抵檫€,物依舊主”一周年,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撥款整修前海沿線,決定改建葉世克紀念碑(遺址位于今青島路與太平路路口海邊處),與擴建后大體呈半圓形的平臺建筑組成“青島接收紀念亭”。

      行文至此,先對葉世克紀念碑作簡單講述——

      葉世克是德占青島(膠澳租借地)時期第二任總督,1899年2月19日上任,1901年1月27日病逝。為表彰這位“最嚴峻時刻的堅強有力而且遠見卓識的領袖人物”的殖民“業績”,同年夏天,德皇威廉二世命令膠澳為葉世克建紀念碑一座。1904年初,葉世克紀念碑建成。

    (1).jpg

      ▲明信片上的葉世克紀念碑。

      對于葉世克的殖民“業績”和早逝,《膠澳發展備忘錄》(1900年10月—1901年10月)的記述充滿敬意和惋惜:

      非官方人士、傳教士、商人和工程師們,在貫徹殖民地的各項措施中,都給予了海軍當局及機構寶貴的協助。而促使和保持這些人士同心協力的合作,是帝國總督葉世克的一大功績。不幸的是,由于他的逝世,我們在本報告的年度里失去了他的這種作用。在1900年動亂的那段困難日子里,他不顧自己虛弱的身體狀況,全力以赴的工作,這無疑加速了他生命的終結。因此,我們在此要牢記他的崇高功績。殖民地居民為了表達對他的敬意,決定為他樹碑,這件事已著手進行。實際上,他已經給自己樹立了一座永恒的紀念碑,因為殖民地的繁榮將使人永遠銘記他的名字。

      《青島通鑒》載,葉世克紀念碑位于市政廣場南端,面向青島灣,共三層,用大理石砌造,碑座和碑體呈對稱的六邊形,碑體外環六根立柱,高丈余,為青島前海一景。

      現存一些史料對葉世克紀念碑有著更詳細的介紹:這是一座底部呈六角形的白塔式全花崗巖建筑,通高約16米。塔身中下部石制的回廊形成了一個碑亭,塔身鑲嵌有十二塊精心打制的銅牌,詳細地記敘了德國占領膠州灣的過程、《膠澳租借條約》和葉世克畫像、生平及“功績”。

      造型新穎奇特的葉世克紀念碑被德人瞻仰、被游人觀覽的命運,在日德青島城區之爭的槍炮聲中終止。

      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后,德國陷入歐洲戰場,無力顧及在中國的勢力范圍。對青島覬覦已久的日本認為這是“天佑良機”,在聯盟英國的支持下,悍然對德宣戰。

      日德青島之戰,自9月2日日軍從山東龍口灣登陸始,至11月11日完全占領青島止,歷時兩月余。

      日軍占領青島后,以勝利者的姿態上演了兩出“大戲”:一是將德國末任(第四任)總督邁耶·瓦爾代克以戰俘身份帶離青島,押往設于日本本土的戰俘營;二是將葉世克紀念碑碑身的銅牌拆除,并對紀念碑進行改建,記錄日本占領青島的“功績”。

      緣于此,葉世克紀念碑被青島日人稱為“大日本帝國占領青島紀念碑”。

      因為是主權回歸第一周年,為使慶典莊重、熱烈,1923年11月30日,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組織召開了紀念接收膠澳一周年籌備會議,對本埠政、學、軍、警、農、工、商各界齊動員。以下這份邀請函,系商埠公署發給青島地方檢察廳——

      逕啟者 查十二月十日為接收膠澳紀念日,所有本埠政、學、軍、警、農、工、商各界自應同伸慶祝,以志不忘,現定于本月三十日下午四時在本署會議室會商籌備慶祝事宜。除分別通知外,相應函達查照,并希屆時蒞臨為荷!

      籌備會后,青島總商會狠抓落實,致函青島農林事務所,索要松枝扎制牌樓以示慶祝?;蛟S是索要松枝的不止一家單位,農林事務所復函總商會時并為松樹求情:“此次慶賀本埠接收紀念,貴會函索松枝業已照數奉上,茲查陽歷年節為期已近,該項松枝務祈保留,以備應用,以免屆時再行采取致傷樹木?!?/p>

      從青島市檔案館所存的“1923年12月8日,膠澳督辦公署下發舉行接收膠澳紀念慶祝典禮的函”中獲知,膠澳商埠督辦公署還重新制作了紀念碑銅牌,擬鑲嵌在接收紀念亭中。

      逕啟者 本年十二月十日正午十二時為接收膠澳一周年紀念之期。定于是日十二時在本公署行慶祝典禮并敬制紀念銅牌鑲嵌本公署前海岸石碑亭內,永垂久遠。本埠機關團體暨各學校應于是日掛旗燈。在公人員暨學校一律放假一日,已志慶祝。

      這份公函還附有慶祝典禮程序:是日上午十一時,齊集督辦公署,十二時行禮。行禮時,均著大禮服制服或常禮服。行禮后,送紀念銅牌至海岸碑亭鑲嵌。

      青島市檔案館館藏資料載,青島接收紀念亭碑上刻有《膠澳接收紀念碑銘》,銘文4字為韻,計112韻。碑銘作者是曾任青島接收行政委員會、青島接收公產委員會主任委員,青島行政接收副主任兼代委員長的王大楨(湖南醴陵人,字芃生,后以字行)。

      慶典日上午,膠澳商埠公立職業學校給青島總商會送來五張演出門票,邀請該單位代表翌日赴該校觀看慶祝青島接收一周年新劇演出。茲抄錄:

      敝校為青島接收紀念,定于本月十一號下午六時假北京街共和舞臺排演新劇以資慶祝,茲送上觀劇證五紙,即希查收,屆時光臨為荷。

      “接收紀念日”列為官方紀念日

      在地方執政者看來,青島主權順利回歸是一揚眉吐氣、值得永垂久遠的大事件,為此,1924年,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確定的“12個節假日紀念日放假事”中,“接收膠澳紀念日”赫然在列,排名第八。其他可放假的11個節假日紀念日依次是:南北統一日、國會開幕紀念日、夏節、擁護共和紀念日、秋節、孔子誕辰日、國慶紀念日、冬至節、恢復共和紀念日、陽歷元旦、春節。

      12月6日,膠澳商埠督辦公署就膠澳接收紀念日舉行慶典之事致函相關部門——

      逕啟者 本月十日系膠澳接收紀念日,凡我商民理宜同伸慶祝,除令警廳布告商民一律懸旗慶祝外,相應函請于是日午前十鐘齊集公署舉行慶祝典禮,以志紀念而伸祝忱。

    (2).jpg

      ▲1924年,膠澳商埠督辦公署邀請青島總商會參加接收慶典的函。

      接到督辦公署函件后,青島總商會迅速通知“各商于是日一律懸掛國旗,張燈結彩,以伸慶賀而志紀念”,并將部署情況呈文膠澳商埠督辦公署,督署“甚為贊成”。

      慶典日近,松樹遭殃。7日,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港政局致函農林事務所:“敝局擬扎松枝牌樓數座,約需松枝三車,相應函請貴所查照予采伐,仍祈發來后領取為荷?!?/p>

      當一項活動發展成為“政府總動員、商民齊參與”時,其蘊含的商機就會被挖掘出來。本埠報館中,精明的《中國青島報》率先行動——拉商家贊助,出版膠澳接收紀念冊。1925年青島主權回歸日,該報推出紀念冊隨報發行,小有斬獲。1926年11月4日,該報再度出手,發行人伊筱農親自上陣,致函社會各界:“茲借十二月十日領土珠還大典,依照前次辦法,發行特別紀念冊一本?,F已呈明總座及省憲并地方官廳。除訂閱各家依次送閱外,并加刊五千本,分送各埠,不另收費。內容記載擬按雜志性質,廣征見聞,莊諧并錄。至此項特刊擬用上好洋紙加工訂制,以備久存。如登廣告,不獨普及周知,且可便于檢閱。至本埠各著名字號及新舊街名并衙署機關、名勝等等,均擬載入。尊處如有欲登之件,或舊有之廣告擬新加圖示或另換詞句,希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前擲下,以便照辦?!?/p>

      伊筱農廣告招商函中“呈明總座及省憲并地方官廳”一語事出有因——1925年7月,膠澳商埠督辦公署更名膠澳商埠局,由原來直隸北洋政府改為直隸山東,督辦改稱總辦。因為下放山東管轄,伊筱農就得“入鄉隨俗”,出版紀念特刊及招商須先征得“省憲”同意。

      “逢五一小慶”。1927年12月5日,膠澳防守司令部、膠澳商埠局、海軍司令部等三部門聯袂致函青島地方檢察廳等單位:

      查本月十日為膠澳接收五周年紀念日,茲準于是日上午九鐘在商埠局會議室會齊,十鐘舉行慶祝典禮,十一鐘在商埠局接待外賓。特此奉聞,即希查照,屆時蒞臨為荷。

      青島市檔案館內存有膠澳接收五周年紀念日慶祝禮節秩序單,茲完整地抄錄如下:

      地點:膠澳商埠局

      時間:12月10日上午9時在商埠局會議室會齊,茶點;10時各界齊集,行禮(行禮時均著大禮服或常禮服或制服);11時接待各國領事、各外賓(著禮服)。

      慶祝秩序:1.振鈴開會,2.奏國樂,3.學生唱國歌,4.向國旗行三鞠躬禮,5.奏樂,6.主席演說,7.大呼中華民國萬歲、山東萬歲、膠澳商埠萬歲,8.奏樂,9.拍照,10.振鈴散會。

      1929年4月15日,隨著北伐勝利,國民政府接管青島,膠澳商埠局更名青島接收專員公署,7月2日,青島接收專員公署改為青島特別市政府。雖然時局動蕩,政權更迭,市政機關兩度易名,但本年度仍循例舉辦了青島主權回歸紀念慶典。

    (3).jpg

      ▲1929年,青島特別市舉行接收青島七周年慶典公函。

      1930年12月6日,青島市(注:是年9月,青島特別市更名)政府秘書處致函港務局、青島觀象臺、農林事務所等部門,部署青島接收八周年紀念日慶典活動:“本府定于是日上午十時在大禮堂舉行慶祝典禮,所有本府暨各局臺所全體職員均應準時一律參加,又是日應循例放假一天,特此函達,查照并轉飭所屬一體知照為荷?!?/p>

      1931年至1935年期間(不含1933年),青島接收紀念日慶典均按舊例進行。

      1933年的青島接收紀念日慶典活動中除了奏樂、懸彩等常規動作外,還增加了給慈善達人頒獎(善行狀頒發)環節。因這一天是星期日,故“紀念日放假一天”順延為周一。為此,12月7日,《青島時報》刊登相關信息,廣而告之——

      本月10日為接收青島十一周年紀念,本市籌備一切慶祝,地點仍在市府大禮堂,時間為上午8時,已通知公安局,屆時派軍樂隊前往奏樂,市府大門及迎賓館均懸彩,通令市府及所屬各機關科長以上人員均著禮服或制服參加,并分函市內本國各機關團體派代表參加,因是日適值星期日,特于星期一補放假也,以資慶祝。舉行典禮后,頒發善行狀,據調查各善行者,共有131名,交有關系各局分別審查后再行頒獎云。

      進入1936年,“停止內戰,一致抗日”的呼聲在全國日益響亮,時局撲朔迷離,國民黨青島市政要在觀望,遲遲未能部署接收紀念慶典活動。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為達到勸諫蔣介石改變“攘外必先安內”的既定國策,實現“停止內戰,一致抗日”之目的,在西安發動“兵諫”。25日,在中共中央和周恩來主導下,蔣介石接受“停止內戰,聯共抗日”主張,“西安事變”和平解決。

      29日,青島市政府迅速跟進,極力討好,成立“慶祝蔣委員長安返首都暨補行本市第十四周年接收紀念大會籌備處”,并致函市直部門、社會團體:“茲定于本月三十一日上午九時在市禮堂舉行蔣委員長安返首都并補行本市第十四周年接收紀念大會,同日正午在博物館聚餐,午后二時至五時舉行慶祝游藝大會?!?/p>

      1937年7月7日,日本發動“盧溝橋事變”,全面抗戰隨即爆發。12月30日,在實施“焦土抗戰”炸毀擁有45萬紗錠的日本九大紗廠及啤酒廠、鈴木絲廠、豐田油房、太陽鑫和雨橡膠廠等日本主要在青工廠,自沉軍艦堵塞港口和主航道后,市長沈鴻烈率海軍陸戰隊(不含第二十一隊)、艦艇官兵、保安隊、清潔隊、警察局等6個總隊共9000余人撤離。翌年1月10日,青島淪陷。

      日寇第二次侵占青島后,于1939年12月11日拆毀了膠澳接收紀念塔,在原址舉行改建“建設東亞新秩序紀念塔”奠基儀式。1940年1月10日,該塔落成,偽青島市政機構——青島特別市公署成立周年紀念同時舉行,并在該塔紀念碑上鐫字留念。

      膠澳接收紀念塔雖遭拆毀,但偽青島市政府在1940年仍組織了青島接收紀念日慶典活動。這是目前能查到的青島淪陷后唯一一次接收紀念活動。

      是年12月7日,青島特別市社會局致函教養所:

      頃奉市府秘書處第一科函開,查本月十日為青島接收紀念日,照例放假一日,以示慶祝,并于是日上午十時在市政府舉行慶祝典禮,特此奉閱,即希查照,務請屆時蒞臨為荷。

      修復接收紀念碑并鐫“山海重光”四字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18日,遠在重慶的蔣介石電令李先良擔任青島市市長,代表中央政府接受日軍投降。23日,國民黨青島市接收委員會成立,李先良兼任主任委員。9月13日,奉蔣介石之命,李先良率青島保安部隊由嶗山進駐市區,司令部設在江蘇路17號,17日正式接收偽青島市政府及偽保安武裝。

      接收甫定,12月7日,國民黨青島執行委員會致函市工務局,提出“青島接收紀念碑亟應早日改建”。

      查太平路沿海所立之青島接收紀念碑于七七事變后,被敵人將原字磨去,蓋鐫為“建設東亞新秩序”及“青島特別市公署成立周年紀念”,現抗戰勝利,尚矗立海濱,亟應早日改建,擬請貴局飭工將該碑磨光,改鐫為“建設三民主義的新中國”及“抗戰勝利紀念”以資紀念,相應函達即希查照為荷。

      接到國民黨青島執委會函件后,市工務局局長張益瑤批示相關科室:“速辦”。

      數日后,相關負責人王德政將辦理情況呈報。呈文中稱:“該紀念塔系敵偽在原青島接收紀念碑址破壞舊碑重行建造,內心全部用鐵筋混凝土,外部鑲嵌花崗石做成,異常堅固,現在如將該塔字跡磨光,另鐫新字困難太多,如在未決定新建筑前加以拆除,不特虛耗巨工,且頗不雅觀,似亦不妥。茲為急于泯滅偽痕敵跡起見,已飭工將該塔字跡用洋灰漫平,再用洋灰漿涂刷一遍。根本辦法擬請飭令技術室設計新紀念建筑呈府核準,拆舊新建,同時舉辦,方屬完善?!?/p>

      張益瑤在文后批示:“照準,洋灰涂泥后再作大字?!?/p>

      洋灰涂掉“建設東亞新秩序”“青島特別市公署成立周年紀念”大字,改寫“建設三民主義的新中國”“抗戰勝利紀念”字樣僅是權宜之計。1946年5月4日,平民報、民眾日報等青島本埠報紙同時刊發《接收紀念碑將竣工 鐫“山海重光”四字》一文:

      本市太平路臨海濱之接收紀念碑,于淪陷期間曾一度被敵偽改為青島市公署成立周年紀念碑,而今抗戰勝利,敵寇屈膝,又時屬建國期,百廢待舉,特首先重建青島市接收紀念碑,刻已開始重建,日內即可竣工,碑上鐫有“山海重光”四大字,系李市長所題,并附有建碑之志文,約千余言云。

      這條新聞,給出了“山海重光”四字為誰所題的準確答案——時任市長李先良。此前,有一說“系沈鴻烈氏1946年來青時所書”。

    (4).jpg

      ▲1946年,李先良在“山海重光”勝利紀念碑前留影。

      接收紀念碑修復后,青島市政府開始籌備市政接收紀念大會。9月11日,市社會局致函農林事務所、港務局、市商會:“奉市長諭,17日接收紀念只限本府機構參加,各校(市屬)可派代表在府禮堂或市禮堂舉行儀式,毋庸擴大等因,奉此,茲定于本月12日下午二時在本局會議室召開籌備會議,商定紀念事宜,特此通知,即希查照,屆時派員出席為荷?!?/p>

      9月16日,青島時報搶先刊發“市政接收紀念會定明上午9時假蘭山路市民大禮堂舉行”的消息。文中稱,屆時教育會、婦女會、商會、總工會代表均出席,由李市長主持,報告接收一年來施政經過及工作前瞻。

      該報同時刊載市政接收紀念會程序,共分12個環節,分別是:大會開始、主席就位、全體起立、奏樂、唱國歌、向黨旗暨國父像行三鞠躬禮、主席恭讀國父遺囑、主席報告、各機關首長自由演講、講演、奏樂、禮成。

      同一天,市政府通知市屬各機關團體,17日市政接收紀念日一律懸掛旗幟以示慶祝。

      1947年6月29日,青島本埠多家報紙報道:勝利紀念碑在中山公園重建,“山海重光”碑改接收紀念碑。茲擇要抄錄,以饗讀者:

      抗戰勝利后,李先良市長為紀念抗戰勝利,特批準青島路前之接收紀念碑為勝利紀念碑,重新粉刷,煥然一新,惟以前所表示之接收意義,卻無形消失,此似不甚適宜。市工務局頃以該紀念碑原為民國十一年青島接收紀念碑之舊址,茲為恢復舊觀,特興工重建,建成一完全表示接收意義之紀念物,本月內即可完工。至于勝利紀念碑,則搬移至中山公園,刻正在積極計劃中。

      至此,抗戰勝利紀念碑取代青島接收紀念碑,抗戰勝利市政接收紀念取代青島主權接收紀念。

      緣于此,自1947年7月至1949年6月2日青島解放之前,青島市檔案館內再無“12月10日接收青島紀念”的檔案記錄。

     ?。ㄇ鄭u日報/青島觀/青報網記者 劉宗偉)

    責任編輯:張兆新

    更多猛料!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青島日報官方微信(qddaily)

      網友評論

    文明上網,登錄發帖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青報網立場。

    亚洲色欲色欲WWW在线播放